最后一篇意识流

2016 小结

作者 QIFAN 日期 2016-12-31
最后一篇意识流

一如既往的杂乱思路。


“他看不起自己的年轻时代,老说他很傻,不懂事。但他看到那张照片时,呆愕了很久……”陈丹青目击了木心与他自己的重逢:“真是活见鬼!认出来的一瞬间,他还开玩笑,喃喃地说:嚯,神气得很呢……忽然就用手遮住脸,转过头,痛哭起来。他大半生居然没再见过自己十九岁的照片,这是我惟一一次看到他真的哭起来,不可遏制地哭起来。”

一直以来,我都认为自己是新鲜的,对于各种各样的新事物都可以坦然的吸收、接受。最近几天,我竟然有了一种恐慌。我在感叹工程技术进步值快速,感叹人们脑洞之新奇,行动力之强大。这是一个不好的征兆。可能一直以来眼界都被自己固化在了一个比较小的范围,自以为关注了种类尽量多的各类社交账号,却还是局限于一个「舒服」的小世界,温水煮青蛙而自得其乐。

我对木心先生完全谈不上了解,但我看见这段他与自己的重逢,忍不住就想到了自己。回看过去,细数那些我还记得的情节,最多的感触就是“为什么我会那么傻比”。有些时候依然能够记得当初的我的心境,能够理解自己当时的行为,但也阻止不了现在的我的尴尬和羞愧。大家说这就是成长,我也都是这么认为的。直到我看到这段话。过去的我必然是拥有一些现在的我已经失去的东西的,也许现在的我并不在意,甚至都没有发觉失去,但说不定哪天,更成熟一些的我回想时,能够拍拍幼稚的我的肩膀说:“其实你也挺厉害的。”


如果一条线段与两条直线相交,在某一侧的内角和小于两直角和,那么这两条直线在不断延伸后,会在内角和小于两直角和的一侧相交。

在高维生物看来,人类也许是处在四维空间的三维生物。在这个空间中,点是什么,线又是什么?如果某一刻的三维场景是一个点,那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的历程也可以看做是一个线段。这线不一定是直的,或许相互之间还存在着引力与斥力。陌生人离得远远的,或是稍稍的打个照面变后会无期;友情相互靠近,一起前进;爱情缠绕在一起。


去纽约时与几个老乡们聚了聚。聊天其实很容易,虽然大家并不熟络有的甚至是第一次见面,但都是在那小小的家乡有很多相同的回忆,一起闪回有趣的片段,儿时的八卦,还是挺有趣的。这样我也多少明白了点各地同乡会的部分意义:给身处异乡的人们一个重现往日岁月的机会,让在大城市中日渐冷漠的内心有一个被捂着的感觉。这样说可能太消极了,至少现在的我也不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说,他们平日里端着的面具,在无害的回忆中也能摘下一会。

2016 的大事件很多,昨天看 papi 的视频发现好多事情竟然是发生在年初,而我的印象还停留在最近,所以时间真是太快了。这一年从澳洲到美帝,年初记忆犹新的塔斯马尼亚之旅,cc 的熬夜与难过,手机掉了,学期结束找到实习,实习遇到 grace,在她指导下独立开发一个小工具,开博客,开学买家具,招聘会白穿的高跟鞋和窘状,三兄弟,大姨妈发作,黑五抢购,零下十度的晨跑,以及最近的纽约之行,在不借助外力辅助,这些就是我对 2016 的回忆。《三月的狮子》里零被问到为什么要重回高中,他的回答是,“这样未来可以对自己说,‘我没有逃避喔。’” 我也十分理解这个感受,只要有一点点懒惰和懈怠,我知道自己肯定会将最后不好的结果归结到自己身上。现在的我也不愿意承受来自未来的审视吧。

还是老套的说,人生有很多种选择。但是我的实际情况是,甚至在我踏上那条选择的(或者说是剩下的)道路时,自己是完全没有底的。误打误撞的走上码农这一条路,我也仅仅是因为其他的都排斥,完全没有考虑过未来的生活与安排,这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运。不想说后悔的话,但我似乎比去年更勇敢了一些。我应该是写过去年的新年愿望的,但是账号实在是太多了,不知道写在哪儿了。

2017 年,从未经济独立的我,终于要迈出校园了。愿我性格上更独立,我也不舍得让好朋友来帮我消化一堆负能量,也算是为未来漫漫的单身生活打下基础;愿我尝试不同的打扮方式,现在的确是单一了点;很重要的一点就是与父母有更多的交流,在油盐酱醋茶之外能有更多内心的沟通;修剪一下兴趣的枝丫,别一下子生太多导致营养跟不上而夭折,要更好的控制鸡血状态。

最后祝自己鸡年大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