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hape | Sharp | 傻

2017 年第十一周

作者 QIFAN 日期 2017-03-19
Shape | Sharp | 傻

匆匆忙忙又过去了两周。可以说是冰与火的两个星期,前面是期中,后面是春假。如果单从成绩来说,我这个上半学期过得十分的糟糕。我自己也想不明白遗漏在了哪里,知识真的没有很好的掌握倒是真的,考试时候死背上的公式全部混淆了,该粗心的地方都粗心了。确实似乎是陷入了一个“自以为理解了但并不是这样”的错觉。我大概还是需要一个连接的引子,将大量推挤在缓存中的东西尽快固化到本地存储中。

春假临时起意去波士顿逛了一圈,很开心,但也有一点假的开心,因为不踏实。去之前和去之后两天都在一个自我剥茧的过程,内存系统出现了不稳定的混乱,长时间的耗时间在不想干的事情上,我把这个反复出现的症状定义为自己的“瘾”或者说是心魔。自我修复的过程就像是把原本就不那么整齐的房间弄到乱得不能再乱以后,在碎片中深呼几口气开始重新一点一点的收拾,直到重新变成一个强迫症。

最近每次与爸妈视频不免就围绕“工作”“感情”,是挺烦的。但这些都不是可以快速将就的事,也当锻炼心智耐心磨呗。

这两周的天气我很喜欢,多雪。在波士顿见识到了人生第一次真正全称警戒的暴风雪,虽然事后被证实是夸大了,那天和好朋友们走在雪中找吃的(餐馆),的确是很爽很爽啊。在没落的匹兹堡呆久了,波士顿的城市文明让我新鲜了一把。MIT 和 Harvard 也不愧是老牌,如果 CMU 是一个有着机械臂的愣头少年,那这俩给我的是经历大风大浪但仍然很有求知欲的中年大爷,连脸上的皱纹都显出 Sharp 。不过是因为适逢春假和大雪,学校里也是冷冷清清的。除了酒肉穿肠过,还有一个印象很深的 Uber 女司机。上车的一声 “hey babies” 与挡风玻璃上的裂缝让我不禁猜测这姐们的社会腕。各式各样的口音与性格,让我这个混合型的灵魂也有一些兴奋。

最后提一下工作,拒信什么的都发生在上周,所以现在已经算是不悲不喜的心态了,与人讨论都是归咎于新总统上台导致的岗位流通性大大降低,但谁清楚呢?有 50% 左右的不自信想法是觉得自己的实力和执行力不足。每次回国的念头都被自己打了回去,心里面的骄傲与不甘心还是在那的。也可以叫做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