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mp into the Fire

2017 年第四十六周

作者 QIFAN 日期 2017-11-16
Jump into the Fire

入职三个月了,一直没有更新,今天在公车上例行总结 Everyday Wins ,感受到了文思泉涌,千万不能浪费这些想法,于是终于提笔开始写工作以来的第一篇日志。引发我深刻思考的是与 Mark 的第三次 1:1 谈话。上个月 Db (我的前经理)升职了,Mark 空降。可巧我们组还有一个 Mark ,我们变称新经理为 Clark (他自己要求的)。我很喜欢这个经理,甚至已经超过了我的前经理。Db 也是一个超级聪明的人,想法很快以至于有时跟不上。怎么说呢,对于 Db 我觉得他太聪明让我有崇拜的有一些疏离感。Mark 很不一样,可能会更加的贴近我自己。另外我上个月开始自己的独立项目,有一个同组的小哥一起。这些是简单的一些背景。

对,第三次 1:1 。我与他分享了上周和队友的激烈“争吵”,以及最后的解决方案。事情的起因是我们针对项目的设计文档花费时间太久展开了一次回溯(这里也要感谢 Mark 在第二次谈话里的鼓励让我提出这个),我们列出来时间久的原因以及我们之后要怎么避免。有一点就是及时的阻止对方花太多时间在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上。这是挺好的一件事对我来说。然后,因为我们的文档被提出了很多问题还没有回复,我也意识到之前的项目成因以及优化结果上没有说的特别清楚,就花了大概半天时间去改了文字和一些图。第二天队友就 ping 我,“你不应该花这么多时间去更新文档了,我觉得你更新的那些图和文字没一个是必要的(unecessary)”。然后还抛给我一个链接是关于重要性排序的。我清楚的记得我当时简直是要炸了,心里骂着特么的你以为你是谁,老子辛辛苦苦更新文档重组语言,明明是十分重要的事你特么说不重要?但是庆幸我保持了一定的专业素养礼貌的陈述了我认为文档很重要的理由。总之是一个关于做项目时重要性排序的一个分歧。你来我往几回合以后我平静了一些。一方面我坚持认为更新文档十分重要因为我现在深受公司文档不够新的痛苦所以这也是为了未来涉及这个项目的同事的考虑,另一方面我也知道我本该能用更短的时间去完成这个更新,我的写作速度也的确需要加强。总之最后我向他列出了我坚持的理由和我需要改进的地方,他似乎也接受了,因为后来他也在开始悄默默的更新,(我仍然觉得队友欠我一个口头上的道歉哼)。这是我工作生涯里第一次争论,最难的一点是战胜自己被怼的怒气,冷静反思自己。

我分享的第二个问题是,当项目卡住向同事寻求帮助时,对方提出的方案看上去合理但又说不出哪里不对时应该怎么办。我有这个忧虑是因为不想让对方觉得我不信任他。Mark 告诉我了一个解决思路:把已知的合理的原因和潜在的后果列出来,衡量是否是一个可实施的取舍。我后来觉察到了不安的根本原因,一个是对方没有告诉可以这样做的理由,另一个是我害怕或者不知道能否修复未知的意外。对于第一点,首先尝试的去问原因,对自己下次给别人方案也应该讲明自己的思考以免对方的不安。第二点是由于我习惯性的把自己和身边的人置于一个特定的位置上,比如一个 senior ,我默认他见多识广,他给的方案如果自己想不出什么短处总体来说安全性较高,而对于和我一样的 junior ,我的 smell test 会默认开的更强一些。Smell test 是指对别人方案的自我分析与判断。这也是 Nikola 给予我的一个忠告。Nikola 是实习生,却在我挣扎的前两个月给了我莫大帮助和鼓励的朋友,这又是另一段故事。不管对方是多么厉害的人物,smell test 都是必须的,毕竟是自己的项目,犯错的后果都是自己承担。以上是与 Mark 的分享,讲完了我长须一口气十分开心。

还有一个成长点在于项目终于有个 senior 来带领了。我们组的 teck lead 由于组员猛增,家里新成员小萨摩等原因,逐渐由 unblocker 变成了 blocker ,因为太多的事情需要他拍板。组里经过几次开会后决定按照产品分小组,每个产品由一个老同事领头负责跟进度和拍板。我和队友都是同期进来的,很多事情遇到了我俩都一头雾水,这也是前期时间花费久的主要原因之一。产品的领头是俄国大叔,他跟进了我们目前的进展即计划后,帮助我们建了任务面板以及拆分任务、提醒合作队伍的一些”脏活“,别说,这个的确非常有效,就像凝合剂一样把本来有些散和五官不全的事情拼凑了起来。我十分佩服这些操作,这也是我未来要装备上的技能。

最后就是我在这么久以后终于体验到了打配合的快感,一直以来我心里一直觉得和队友是相互排斥的,有时候讨论也激不起任何快乐的火花,然而在今天,他向我求助了并且十分直白的告诉我 “I need your help”,而且求助的内容也是我的确会比他更清楚的 service ,这让我十分的开心,因为我感受到了来自队友的信任。这在团队项目中十分的重要。

题目 ”Jump into the Fire” 也是来自 Nikola 的鼓励。组里经常会有一些需求丢出来,对于新人来说,不懂是十分正常的,有一个迫使自己快速成长的方式就是对于接手听了介绍都一头雾水的任务。从未知开始,这必然是痛苦的,前期会投入很多的无产出时间,但是强迫自己跳进火坑也能快速的对未知领域进行一个扫盲。这个和 Db 的理念有一些类似,他就是如果你想做这个,就给你做,即使这是一个你或许不会完成的任务。对于失败的尝试不感到羞愧,勇于挑战自己的阈值,这是 Db 培养新人的一个方式。而 Mark 像一个爸爸一样,会考虑到能力,给予适当增幅的任务。虽然 Mark 的方式更使人舒服一些,但是我更希望自己是 Db 这样的“野蛮生长”。成长是痛苦的,经历过千辛万苦出国找工作的我,也不愿意就这样开始窝。